戎马一生.

微博id@哈哈哈哈牧羊君/
瓶邪不拆不逆/ lof大概只磕瓶邪
/薛定谔的产粮选手

我操我终于吃到粮了啊啊啊啊啊啊

昔我往矣:

"常恐坦率性,放纵不自程"

"臣早失怙恃,惟兄轼一人,相须为命……臣愿与兄轼,洗心改过,粉骨报效,惟陛下所使,死而后已"

……

"哥"

——————
大苏出狱之后辙弟去接的 特以手捂口 以示三缄其口

【瓶邪】常青

时间易老,而记忆长青。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一发完


#失踪人口回归


#最後BE預警 其实我觉得是糖


#http://vote.weibo.com/poll/138045279 再次宣传一下瓶邪刊吴山志 这里是印调 之前我又Po过预览欢迎戳主页么么哒 


#以及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催文小分队 有没有人愿意报名233333




01


“今年腊排骨没有晒好,估计有点咸。”女人笑着眯起长着细纹的眼,隐隐泛着灰白色的发丝整整齐齐的盘在脑后“胖哥记性不比以前了,放多少盐都记不清楚。”


“我没记错,那就是这么多盐。”王胖子呸了一声,身上的肥膘倒是清减了不少,只是较常人还是略微丰满了一些“这儿太阳不行,被乱七八糟的东西乌烟瘴气的一盖,连个鸟都看不到。和咱们家那边的太阳比不了。”




“谢了。”张起灵接过女人手中的腊肉,眼睛看向胖子,淡淡的说“你注意点。”


“嘿,有什么可注意的,你别听我家大妹子瞎说。”他说是这么说,眼睛里却是有一股子幸福的笑意,意气风发的就如同一个毛孩子“胖爷我身子骨硬朗着呢,还能再和那泼辣的隔壁婆娘骂个三天三夜,小哥你要是受欺负了尽管告诉我,兄弟我不带怕的。”


大概想到了什么,张起灵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双漆黑的眼睛也开始闪着笑意,像是夜晚里映着月光的湖水。


“我说小哥,你带这么多回去,全是给小吴的?”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调笑道“他这怕是要走和胖爷我一样的路线啊。”


“不多。”张起灵摇了摇头,说“他爱吃,就留着。”


“得嘞得嘞,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胖子撇了撇嘴觉得自己一个结了婚的人吃了好兄弟的一嘴狗粮“要我说你就是太老实,你看这么久了那老小子还是欺负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我们要学会向不法分子说不。”




“行了啊,别贫了,过来吃饭了。”


“媳妇,你这就是不给哥我面子了。”胖子习惯性的怼了回去,然后慢悠悠的走到桌子前帮女人摆盘子,好不容易空闲下来就抬眼看着张起灵 “小哥一起吃吧,我家大妹子手艺不比我差。”


“我得回去。”张起灵将左手边放着的几个颜色不一的袋子一把拎起,冲胖子摇了摇头“解雨臣他们给吴邪拿了东西,我要带回去。”


“哟,大花又送什么东西了?还是那些姑娘用的东西?”


“是ren min币。”


“……卧草。”胖子对于解雨臣这种土豪的令人发指的行为感到万分的愤怒,忍不住对着那个最大的粉色袋子啧了一口“就他娘的知道ren min币,妈的,他衣服都是ren min币的颜色!他娘的奸商!迟早破产!!”




02


张起灵走的时候是解雨臣和胖子一起送的行。解雨臣和吴邪一样长了张不大显老的脸,穿上粉色衬衫的俊秀模样和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差距不大,只是和张起灵这个嫩到能拍偶像剧的脸比还是稍微成熟了一点。明明是出生入死过的人,三个人站在一起却像是三世同堂。




吴邪说他和解雨臣这样老的慢的才叫被时间眷顾,张起灵这种的基本就是属于被时间大神遗忘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张起灵正低着头帮他拔他第一根白头发,他感受到对方拔头发的手顿了一下,反射性的就抬眼看过去。结果正看到张起灵抿着薄薄的嘴唇,微微蹙起眉毛的样子。虽然他这半吊子的酸腐书生也挺喜欢“美人颦蹙”的画面,但是考虑到他相好的这个设定,觉得有点太毁张大族长形象,傻逼张海客估计会找他拼命。于是他思索了再三,决定用撩弟的方式结束话题、




“你是不是特别悔恨错过了我十年的盛世美颜?没事小爷我的颜还能再帅弯你一百年,真的。”


张起灵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不怕你老。”




真的,他从来没害怕过吴邪变老。


是白头发的吴邪还是黑头发的吴邪,是笑起来眼睛会闪光的吴邪还是笑起来有皱纹的吴邪,这都没有关系。


他只是不想有一天起床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吴邪被时间带走了。




衰老并不可怕,只是衰老本事却意味着分离。


手上紧紧握着的那只手会长出老茧,会生出皱纹,会变得粗糙,会化为枯骨,然后有一天化作沙子融入土地。




“哦,那挺好的。”吴邪冲他笑了笑,不怀好意的露出左边的一颗虎牙,特别有他年轻时的奸商风范“老子折腾了十年,你估计得折腾个几十年,可以这波不亏。”


因为吴邪当时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于嘚瑟,以至于张起灵内心最大的想法就是——他是真的很会记仇。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提起他当年独自一个人去守青铜门的事,吴邪本能的还会有一骨子怨气,而且他本人也不想掩饰。


直白的像是个小孩。




大概是因为年龄差距,就算后来有了更为亲密的关系,很多时候张起灵都觉得吴邪身上带着一种任性的孩子气。


有些闹腾,但并不惹人厌。




这个孩子受了很多委屈,受委屈的时候没有人可以说。


他自己扛了过来,觉得自己长大了所以就不想告诉你。




可谁会讨厌一个嘟着嘴巴摆出不在意的表情,却冲你张开手臂索要拥抱的孩子呢?




03


吴邪一直都不知道张起灵其实自己本来就会开车,开的还挺好。他之前失忆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过,伪装身份还当过人家老大的小司机。只是吴邪问他的时候,张起灵忽然想起吴邪发现他和张家人一起坐过飞机时那副有点不开心的样子,索性就说自己不会。


很多人都说吴邪变得喜怒无常,但其实对于张起灵来说吴邪很好懂,他所做的一切起因都只是因为简单的胜负心和好奇心。他在斗里永远比不上张起灵经过千锤百炼的身手,到了日常生活里就总想要照顾起张起灵的一切。




张起灵开着车驶入一个小村子,村子比不上什么现代化的大都市,很多道路都只是土路,车子被大大小小的石头颠的不行,摇摇晃晃的像是海浪里摇曳的船。其实吴邪跟着他过来的时候他会开的很稳,有点轻微的晃动但却仅仅像是摇篮,吴邪每次都坐在副驾驶睡的昏天黑地。


他听着吴邪安稳的呼吸,觉得自己身边就是家。




小路越来越窄,渐渐只剩下一人宽的距离。张起灵解开安全带,从主驾驶的座椅上打开车门下去,单手拎着十来斤的腊排骨和一堆大包小包的东西,算下来少说也要有个三十来斤。他却像是没事人一样,脸上没一点表情,慢悠悠的锁上车门。


他的力气一直都很大,只是很多年前他用这份力气拿刀拧粽子,现在他用它来拎礼物和土地特产。


村子的空气很好,湿漉漉的鼻尖都是泥土的清香,鸟儿在枝头愉快的鸣叫,到了深夏的时候还会有数不清的蝉鸣。


他之前经常被吴邪和胖子骗过来捉蝉、打山雀,一闹就是一下午。东西捉多了就再放生,三个人站在林子里看着笼子一开,十来只小鸟像是风一样向着天空飞过去。




他轻车熟路的拐了几个弯,然后在林子的最深处停下。树丛环绕着一片空地,空地上只有一个干净的石碑,像是护卫守着珍宝。


张起灵把手中的东西放下,淡淡的说道“吴邪,我来看你了。”




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像是有人在耳边私语。




04


吴邪死的时候其实不算老,皱纹没多少,少有的几根白头发也被张起灵拔掉了。他身体一贯不大好,养了很久也没养过来,后来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才发现是肺癌。癌症这东西得了就甩不掉,生命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公平的,无论你是谁做过什么事,在病痛面前都脆弱的如同稚儿。吴邪不接受住院治疗,他说与其在医院耗着,不如趁着现在多出去浪一浪。


他脾气一倔起来,连终极都管不了。




吴邪其实没什么正式的墓,他只有一小撮的骨灰被吴爸爸和吴妈妈埋到了杭州的公墓那边做个纪念,剩下的都在张起灵这里。吴邪一直说他早年走南闯北走了不少地方,可是除了在逃命就是在想办法让别人逃命,也没有心思欣赏祖国大好河山觉得自己亏大发了。于是他决定让身为罪魁祸首的张起灵带着他的骨灰天南地背闯一闯,好让他在那边也能够见识一下大天朝巍峨雄伟好风光。




吴邪和胖子他们说,哎我顶着一张帅脸先走有点不够意思,不过算了,反正不够意思的事我也没少做。你们老了走不动的时候记得来我这看看,我好嘲笑一下你们的褶子脸。


他说,每年记得给爷爷我上贡,老子勉为其难的罩你们一下。


他说,兄弟,来日江湖再见。




张起灵很早之前觉得自己不需要家,他可以在任何地方睡觉也可以在任何地方停留,家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后来他遇见了吴邪和胖子,觉得有他们在的地方就算的上家。每次他从后山巡山回来,看到他们两个人坐在家门口用灯语吵骂就确信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


后来吴邪生病死了,胖子结婚走了。他曾经以为自己再一次不需要家了,可是当他带着吴邪的骨灰和胖子给他准备的行李,走遍铁三角曾经一起走过的地方时,总觉得自己身边站着一胖一瘦两个人,两个人在他耳边天南地北的扯了一路,甚至还有点吵。




他走着一个人的旅途,带着三个人的记忆。


他和他们在一起的回忆让他有了归属,然后变成了他的家。


他带着吴邪的骨灰所走的不是流浪的路,而是归家的路。




吴邪对他说“这次我就先走了,你记得我说的话,多带着我看看外面,我这人闲不住你知道的。”


“胖子又说我欺负你了,我到底哪欺负你了?”


“小哥你让了我这么多年,就再让我最后一次吧。”




张起灵除了伪装的时候,大多时候都不大会说话,现在也是。


他想说的话有很多,想和吴邪讲他看到的风景,像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像是阳光下如同碧玉一般的西沙海;想和他说这个世界日新月异的变化,像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像是站在高处看到的彻夜不灭的霓虹灯。可是想来想去,最后说出来的也只有干瘪瘪的两句话——




“吴邪,这个世界很好看。”


“你看到了么?”




05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时间易老,而记忆常青。



我永远喜欢瓶邪

Comicup魔都囧猫娘:

#CP22# 本子人气排行大盘点】CP / 圈子 / 新刊 榜单
CP22的人气CP&圈子前十排行中有你喜欢的作品吗?
*榜单排名按CP22本子量统计数据排行。

〓CP-TOP10〓#总数榜# 
第十名 —— 狗崽
第七名 —— 维勇(并列)
第七名 —— 瑞金(并列)
第七名 —— 酒茨(并列)
第六名 —— 锤基
第五名 —— 瓶邪
第四名 —— 周叶
第三名 —— 安雷
第二名 —— 喻黄
第一名 —— 雷安

〓圈子-TOP10〓#总数榜# 
第十名 —— 盗墓笔记
第九名 —— 我的英雄学院
第八名 —— 剑网3
第七名 —— FATE系列
第六名 —— 阴阳师
第五名 —— 刀剑乱舞
第四名 —— 东方Project
第三名 —— 原创
第二名 —— 凹凸世界
第一名 —— 全职高手

〓圈子-TOP5〓#新刊榜# 
第五名 —— 我的英雄学院
第四名 —— FATE系列
第三名 —— 原创
第二名 —— 凹凸世界
第一名 —— 全职高手

快转发应援你支持的CP或圈子吧!

马个梗

歌曲春秋

以这个写一篇文or做一个mad,最想做mad可是笔记不够,画不好,真的心痒痒。大家品品这段歌词,真的很适合结局前的他们了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头发未染霜,着凉亦错在我幼稚』
『应快活像个天使』
『有没有运气再扮弱者玩失意』
『有没有道理为你落发必须得到世人同意』
『心灰得极可耻,心伤得无新意』
『那一线眼泪欠大志』

关于上篇更新删tag并不参加活动的声明

郁绘离:

占一下tag抱歉,不过我也是希望像我一样之前没注意到的同好们谨慎一点。


lof最近办的盗笔相关活动,打盗墓笔记tag就视为自动参与,这个我之前不知道,习惯性打了tag,今天注意到活动相关条款如下这条:




4、投稿作品除署名权外的知识产权归活动主办方共同所有参赛者在未经主办方同意前不得擅自进行任何其他形式的传播、出版、改编、商业盈利或二次衍生,如违反此规定,参赛者及投稿作品将被取消参赛资格,且主办方将保留法律追诉权利。




也就是说只要打上盗墓笔记这个tag,就自动视为参赛并且让渡了一部分权利。这个条款我不接受,并且可以说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对我的作品进行了捆绑,这个做法我不认可。


盗墓笔记的同人作品打盗墓笔记tag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能因为lof单方面的规定就让这个习惯变成“自动参赛”并“自动让渡权利”。我不学法律,但我觉得这个做法有问题。


按照这条规定,在lof发布的同人作品,打了盗墓笔记tag之后发布在其他平台也是“违约”的也许不会有人真的去管,但被人在理论上捉住小鞭子还是一件非常让人不爽的事,我也并没有打算为了参加lof这个活动放弃我对自己作品的任何一部分权利。


所以在7.6号之后我所发布、本来打过盗墓笔记tag的同人作品我会删去tag,并且至少在活动结束前都不会打盗墓笔记tag,我本人没有任何意向参与lof这个活动,特此声明。


原本没注意到这个活动,或者想参与活动但是没注意到这条规定的朋友们也请多留心,谨慎一点。(为了这一点我希望大家能扩散一波,一般我不会求 赞求扩,这次希望大家扩散一下,契约时代,要多个心眼)


最后lof这个做法实在不怎么合适,既然办活动,起码应该再选一个新tag,而不是在大家已经习惯用的tag上移花接木。


活动原贴链接:http://baobaobaozipu.lofter.com/post/1d0aadbd_eead17ad

码个梗

童话现实向瓶邪only剧情设定需要黑花暧昧吧……rio不rio自由心证。主写瓶邪
因为设定问题,剧情会有拆逆细微(一笔带过)(很轻微的,因为我有洁癖)
Ooc属于我,最美好的爱情属于他们
娱乐圈paro
童话的是他们的感情和事业和搞事

现实的是粉圈……emmm

负能量是有的…… 而且会有内涵(人/事/物),主观意见很重
码看个人吧,了解的人解得了码,不了解的就当看个笑话。

了解的不多牢骚很多,某些事例会参考追星女孩的真实经历
粉圈操作知道的不多,正文应该会有戾气较重的情节

碎片化的文章,就只是有个大概得时间线
希望能没坑掉这篇

希望圈内风气越来越好,我圈蒸蒸日上。
Love and peace!

.这种傻逼就该出去暴死街头谢谢。我勇不需要你那么惦记。ZQSG的诅咒真是谢您全家黑我勇就是ZZZQ?

听泉:

来挂某些人的。只发图,图有点多,也乱,还不是全部。看得懂就看,不想看的就过。

解释一下:这些骂人的本质小毛粉,小毛中心凹小毛,拉攻踩攻骂角色。有的是吃勇尤然后骂勇利猥琐男,有的吃维尤骂维渣男骂勇利碧池小三,不吃奥尤骂奥塔。另外她们还会和滑黑一起黑滑黑勇利黑维克托,有的会挂勇利或者维勇头像,买过维勇本子,买过官方圆盘周边,还会吃维勇维的粮甚至会产粮。某人WB上说她买过维勇本子就是为了看碧池勇利。所以,不是看上去是维勇粉她就真的是维勇粉,挂着勇利、维克托头像的也未必是勇厨、维厨,买维勇维周边的同样未必是维勇维粉。某个维勇太太就和她们混在一起。这位太太就挂在下面,wb上的梅雨放晴。

表达下我的观点:小毛粉确实不是个个都如此,但以下这样的小毛粉确实存在着,她们对角色的恶意我无法接受。我更希望所有粉在粉角色的时候不要对角色发泄怨气。我挂人是因为这些粉的行为不当,这样的现象也持续已久、看不出改正的迹象。我并不针对动画里的小毛。但这样的行为确实应该被谴责,并且为我们所警醒。







































最后这是wb上的梅雨放晴,lof上的樱坂太太